扫码关注我们
为你辩护毒品网
咨询热线

138-0801-0264

毒品案件刑事审判参考案例--从案例中寻找毒品辩护的方法与策略
作者:未知 时间:2016-02-29 来源:为你辩护毒品网

  一、死刑的适用
 

  (一)【韩雅利贩卖毒品、韩镇平窝藏毒品案】——被告人在羁押期间人工流产后脱逃,多年后又被抓获审判的,能否适用死刑?

  (二)【宋光军运输毒品案】——因同案犯在逃致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不明的应慎用死刑

  (三)【赵扬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罪适用死刑的一般标准?

  (四)【吉火木子扎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案件中毒品数量与死刑适用的关系

  (五)【王丹俊贩卖、制造毒品案】——如何把握贩卖、制造氯胺酮案件的死刑适用标准

  (六)【李昭均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氯胺酮犯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七)【龙从斌贩卖毒品案】——对毒品犯罪数量接近实际掌握的死刑适用标准,又系毒品再犯的,如何体现从重处罚

  (八)【呷布金莫贩卖毒品案】——对贩卖毒品数量刚达到死刑适用标准,但系毒品惯犯的,如何量刑?

  (九)【王会陆、李明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共同犯罪中罪责相对较小但系毒品再犯的主犯,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十)【古丽波斯坦·巴吐尔汗贩卖毒品案】——司法机关查获部分毒品后,被告人主动交代了实际贩毒数量,并达到死刑数量标准的,如何量刑

  (十一)(821号)【李某贩卖毒品案】——对被告人辩称受人雇用贩卖毒品的案件,如何把握死刑政策和证据标准?

  (十二)【邱绿清等走私、运输毒品案】——走私、运输毒品数量大,罪行严重,且有累犯情节,但有证据表明被告人系受雇走私、运输毒品,且非单独实施走私、运输毒品行为的,是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二、非法证据排除
 

  (一)【刘晓鹏、罗永全贩卖毒品案】——如何把握非法言词证据的

  (二)【李刚、李飞贩卖毒品案】——如何审查未查获毒品实物的指控事实以及在毒品案件中如何运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三) (第1039号)【李志周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证据收集合法性的证明标准,以及排除非法证据后案件的处理方式)

  (四)非法证据排除的指导性案例——(第1038号)【文某非法持有毒品罪案】
 

  三、主观明知的认定
 

  (一)【龙正明运输毒品案】——被告人到案后否认明知是毒品而运输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二)【周桂花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托运方式运输毒品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三)【许实义贩卖、运输毒品案】——毒品犯罪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四)【傅伟光走私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认定行为人的主观明知;对走私美沙酮片剂的犯罪行为,不能以含量折算毒品数量

  (五)【蒋泵源贩卖毒品案】——明知他人从事贩卖毒品活动而代为保管甲基苯丙胺的行为如何定性

  (六)【王小情、杨平先等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案】——以非法贩卖为目的,利用麻黄碱类复方制剂加工、提炼制毒物品的,应当认定为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向他人贩卖制毒物品,没有证据证实行为人明知他人用于制造毒品的,不应认定为制造毒品罪的共犯

  (七)【巴拉姆•马利克•阿吉达利、木尔塔扎•拉克走私毒品案】——走私毒品案件中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八)【骆小林运输毒品案】——对当场查获毒品的案件,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把握有关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证据要求?
 

  四、毒品数量对于量刑的影响
 

  (一)【唐有珍运输毒品案】――毒品犯罪数量不是决定判处死刑的唯一标准

  (二)【李惠元贩卖毒品案】——贩卖毒品数量较大,但毒品含量极低的,应当如何量刑

  (三)【宋国华贩卖毒品案】——对购买数量巨大的毒品且被告人本人系吸毒成瘾者的应当如何定性?
 

  五、自首
 

  (一)【杨永保等走私毒品案】——仅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盘问后即如实交代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

  (二)【梁国雄、周观杰等贩卖毒品案】——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的定性及自首、立功的认定问题

  (三)【彭佳升贩卖、运输毒品案】——因运输毒品被抓获后又如实供述司法机关未掌握的贩卖毒品罪行不构成自首
 

  六、立功
 

  (一)【金铁万、李光石贩卖毒品案】——对于有立功表现的毒品犯罪分子应如何适用刑罚?

  (二)【梁延兵等贩卖、运输毒品案】——如何认定被告人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构成立功

  (三)【梁国雄、周观杰等贩卖毒品案】——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的定性及自首、立功的认定问题

  (四)【田嫣、崔永林等贩卖毒品案】——犯罪分子亲属代为立功的不能认定为立功,但可作为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加以考虑

  (五)【陈佳嵘等贩卖、运输毒品案】——协助司法机关稳住被监控的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立功

  (六)【马良波、魏正芝贩卖毒品案】——被告人提供的在逃犯的藏匿地点与被告人亲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该人的实际地点不一致的,能否认定为立功?

  (七)【吴乃亲贩卖毒品案】——罪行极其严重,虽有重大立功,但功不抵罪,不予从轻处罚

  (八)【魏光强等走私运输毒品案】——提供线索并协助查获大量案外毒品,但无法查明毒品持有人的,是否构成立功

  (九)【胡俊波走私、贩卖、运输毒品,走私武器、弹药案】——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具体认定立功情节以及如何把握基于立功情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界限

  (十)【康文清贩卖毒品案】——案发前,行为人检举揭发他人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根据该线索查获系行为人自己实施犯罪的,是否构成立功?

  (十一)(第1035号)【李梦杰、刘辉贩卖毒品案】—立功等从轻处罚事实的认定是适用严格证明标准还是优势证明标准
 

  七、特情介入
 

  (一)【刘军等贩卖、运输毒品、非法买卖枪支、弹药案】——有特情介入的毒品犯罪案件是否必然存在特情引诱?

  (二)【王佳友、刘泽敏贩卖毒品案】——对不存在特情引诱,但有特情介入因素的案件,在量刑时应考虑特情介入这一因素

  (三)【申时雄、汪宗智贩卖毒品案】——如何认定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数量引诱

  (四)【包占龙贩卖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区别侦查机关的“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
 

  八、共犯
 

  (一)【吕卫军、曾鹏龙运输毒品案】——如何准确区分共犯与同时犯?

  (二)【练永伟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犯罪集团和普通共同犯?
 

  九、拒不认罪的证据使用
 

  (一)【李伊斯麻贩卖毒品案】——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运用证据定罪处刑

  (二)【李陵、王君亚等贩卖、运输毒品,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案】——被告人到案后不认罪的,如何认定其犯罪事实

  (三)【王平运输毒品案】——拒不供认毒品来源,又不能证明系受人指使、雇佣运输毒品的,如何处理?
 

  十、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认定
 

  (一)【张敏贩卖毒品案】——如何正确认定非法持有毒品罪?

  (二)【黄学东非法持有毒品案】——非法持有毒品罪认定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三)【张玉英非法持有毒品案】——对接受藏匿有毒品的邮包的行为如何定性?

  (四)【欧阳永松非法持有毒品案】--从吸毒人员住处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但认定其曾贩卖毒品的证据不足的,是认定为贩卖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
 

  十一、吸毒者犯罪
 

  (一)【郑大昌走私毒品案】——吸毒者实施毒品犯罪的应如何定罪量刑

  (二)【彭崧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吸食毒品后影响其控制、辨别能力而实施犯罪行为的,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三)【高某贩卖毒品、宋某非法持有毒品案】——如何认定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贩卖毒品的数量以及为他人代购数量较大的毒品用于吸食并在同城间运送的行为如何定性?
 

  十二、运输毒品罪的定罪及量刑
 

  (一)【马俊海运输毒品案】一被告人在受人雇佣运输毒品过程中才意识到运输的是毒品的案件应如何适用刑罚?

  (二)【李补都运输毒品案】——被告人运输毒品数量大,但不排除受人雇佣的,如何量刑
 

  (三)(第1069号)【张应宣运输毒品案】—吸毒人员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的,如何定性?)

(四)(第1053号)【傅勇、朱小勇贩卖、运输毒品,石远德运输毒品案】对接应毒品的行为,如何结合在案证据认定毒品运输方和接应方的犯罪事实并准确定性?

 

  十三、误认为是毒品而运毒的认定
 

  (一)【胡斌、张筠筠等故意杀人、运输毒品(未遂)案】——误认尸块为毒品而予以运输的行为应如何定罪?
 

  十四、盗窃毒品
 

  (一)【薛佩军等盗窃案】——盗窃毒品如何定罪量刑?
 

  十五、以贩卖为目的向特情购买毒品
 

  (一)【苏永清贩卖毒品案】——为贩卖毒品向公安特请人员购买毒品的应如何处理?
 

  十六、居间介绍(代购)毒品
 

  (一)(第248号)【马盛坚等贩卖毒品案】——贩卖毒品犯罪中的居间介绍行为应如何定罪处罚?

  (二)(第1014号)【刘继芳贩卖毒品案】——为吸食者代购少量毒品的行为如何定性以及特情引诱情节对毒品犯罪案件的定罪量刑是否具有影响?

  (一)【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贩毒网络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责?

  (二)【侯占齐、李文书、侯金山等人走私、贩卖毒品案】——对家族式毒品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地位相对较低的主犯,可酌情从轻判处刑罚

  (三)【夏志军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如何认定制造毒品犯菲的“幕后老板”?

  (四)【凌万春、刘光普贩卖、制造毒品案】--如何认定毒品共犯的地位、作用以及“制造”毒品行为?

  (五)【黄德全、韦武全、韦红坚贩卖毒品案】——毒品犯罪中如何准确认定从犯和适用刑罚?
 

  十七、累犯
 

  (一)【李靖贩卖、运输毒品案】——因毒品犯罪被判处的刑罚尚未执行完毕又犯贩卖、运输毒品罪的,是否适用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的规定从重处罚?
 

  十八、犯罪未遂
 

  (一)【朱海斌等制造、贩卖毒品案】——制造毒品失败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
 

  十九、再犯
 

  (一)【李光耀等贩卖、运输毒品案】——被告人未满十八周岁时曾因毒品犯罪被判刑,在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是否构成毒品再犯?

  (二)(第1034号)姚某贩卖毒品案—不满18周岁的人因毒品犯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其再次实施毒品犯罪的,是否能够认定为毒品再犯
 

  二十、数罪并罚
 

  (一)【智李梅、蒋国峰贩卖、窝藏、转移毒品案】——曾参与贩卖毒品后又单方面帮助他人窝藏转移毒品的如何定罪

  (二)【易大元运输毒品案】——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过程中暴力抗拒检查、抓捕,造成执法人员重伤、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二十一、翻供
 

  (一)【谢怀清等贩卖、运输毒品案】——被告人先后翻供的,如何认定案件事实?
 

  二十二、无口供案件
 

  (一)【张建国贩卖毒品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关于“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规定

  (二)【刘吉良制造毒品,周永春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 “零口供”案件中如何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准确认定犯罪事实
 

  二十三、侦查人员出庭作证
 

  (一)【王文勇、陈清运输毒品案】——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范围和程序
 

  二十四、参假毒品

  (一)(第367号)【张玉梅、刘玉堂、李永生贩卖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死刑复核案件中,对于毒品大量掺假的情况,在量刑时是否应该考虑?
 

  二十五、多种类毒品
 

  (一)【王某贩卖毒品案】——对以非常规形式存在的毒品应如何定性及对涉及多种类毒品的犯罪案件如何量刑?

  (二)【赵敏波贩卖、运输毒品案】——未进行毒品含量鉴定的新类型毒品案件应如何量刑 ?
 

  二十六、毒品含量极低的毒品案件
 

  (一)【赵廷贵贩卖毒品案】——贩卖含量极低的海洛因针剂,如何认定毒品数量并适用刑罚?

  (一)【庄木根、刘平平、郑斌非法买卖枪支、贩卖毒品案】——非法买卖枪支时以毒品冲抵部分价款行为如何定性?
 

  二十七、保外就医期间再犯
 

  (一)【贺建军贩卖、运输毒品案】——保外就医期间再犯毒品犯罪的应当认定为毒品再犯
 

  二十八、管辖
 

  (一)【闵光辉、马占霖、帕丽旦木•买森木贩卖毒品案】——如何确定毒品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辖?

  (二)【邵春天制造毒品案】——跨国犯罪案件如何确定管辖权和进行证据审查
 

  二十九、其他
 

  (一)【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案】——对同时为自己和他人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应如何量刑?

  (二)【李良顺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高度隐蔽的方式运输毒品,但否认明知的,如何认定?

  (三)【胡元忠运输毒品案】——人“货”分离且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运用间接 证据?
 

  三十、毒品鉴定
 

  1、【毒品鉴定】毒品称量方式、样品提取方法存在瑕疵情况下的毒品数量认定与量刑问题   
 

  三十一、制造毒品罪
 

  1、(第1196号)【刘守红贩卖、制造毒品案】—制造毒品行为及制毒数量的认定(废液、废料含量认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