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新一代浴盐a-pvp毒品,和冰毒折算比例1:0.4

来源:为你辩护毒品网作者:时间:2018-04-30 00:10:17




  flakka,(音:弗拉卡)在西班牙口语中是用来描述漂亮诱人女性的词语,然而它的真实“身份”却是一种合成毒品A-PVP的俗称。近半年来,这颗小小的药丸,已接连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布劳沃德县造成18人死亡。这种廉价麻醉药会让人产生过人的力气并出现危险的幻觉,最近佛罗里达州南部警察就击毙了一名因吸食夫拉卡产生幻觉并劫持人质的29岁青年。据美国《纽约时报》报导,在美国弗罗里达州南部的一个县,这种高危的毒品弗拉卡,在2015年就造成60人死亡。当地的医院每天都会有几十个这种病人,一到晚上,一半的报警电话都是与弗拉卡相关的紧急案件。

  这原本是大洋彼岸的案件,但有美国媒体指称,这种在佛罗里达流行的危险性新型合成毒品主要来自中国。它却在中国有最大的产量,也一直被运往世界各地,所以也被西方世界一直称为“中国砾石”。百度搜索a-pvp,仍然能搜索到相关化工采购信息。

  这类精神兴奋剂会直接刺激神经中枢,和可卡因的药理差不多,都是通过抑制多巴胺的重吸收,使多巴胺和大量血清持续充斥于脑中,产生强烈的快感

  弗拉卡的活性成分是一种叫alpha-PVP的化合物,是卡西酮的一种衍生物。弗拉卡除了继承浴盐(甲卡西酮)家族的优良血统外,还更加青出于蓝。它除了药效更加强劲外,价格也更加便宜。只要5美元就够嗨上天,被称为“5美元的疯狂”。“新一代浴盐”——弗拉卡(Flakka)便开始大肆占领合成兴奋剂的市场

  其实早在2014年2月起,弗拉卡就在美国被全面禁止,但那时,在中国还是合法的,只能被归结新精神活性物质一类,直到2015年9月24日,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禁毒办关于印发《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的通知(公通字〔2015〕27号)才将包括a-pvp在内的116种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a-pvp才由新精神活性物质上升为毒品范畴。成都毒品专业律师周向阳律师提醒,a-pvp和甲基苯丙胺的折算比例:1:0.4,即1克a-pvp相当于0.4克甲基苯丙胺(冰毒)。a-pvp化学机构、CAS及分子式如下:  

 

 

  \
 

\

 

  相关媒体报道纽约时报声称“中国毒品为患佛罗里达已致18死”

  

  被查获的小瓶装阿尔法-PVP,俗称flakka。该合成毒品被指造成了最近发生在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的18起死亡事件。

  5月27日,纽约时报刊登题为“中国毒品为患佛罗里达,危险足以致命”的文章,声称“中国的危险新合成毒品是最近造成佛罗里达州南部仅一个县18人死亡的罪魁祸首”,文章内容如下:

  迈阿密——随着警察与让人产生有过大力气以及危险的多疑幻觉的廉价麻醉药展开斗争,一种原产于中国的危险新合成毒品被指责是最近造成佛罗里达州南部仅一个县18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周四,劳德代尔堡警察打死一名男子,据报道,该人在这种从街头买来的人造毒品A-PVP、俗称夫拉卡(flakka)的影响下,把刀架在一位妇女的喉咙上,把她扣为人质。

  29岁的扎沃瑞斯·华盛顿(Javoris Washington)被击毙,是佛罗里达州南部警方在面对极具攻击性的吸毒者时发生的一系列恶性事件中的最新一起。执法机构在控制合成毒品激增的问题上措手不及,五年前这种合成毒品曾在俱乐部流行,之后被禁,现在毒品以新的配方重新出现,而且比过去的更致命。联邦和地方执法机构说,立法者刚禁了风行一时的毒品,制造者就设计出了更新的毒品来代替之。

  包括劳德代尔堡在内的布劳沃德县被认为是这种新毒品的起点,县首席法医说,自从去年九月以来,当地已经发生了18起与夫拉卡有关的死亡事件。

  “我从未见过这样多的死亡接连发生,它们都与同一种物质有关,”诺瓦东南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姆斯·N·霍尔(James N. Hall)说,他研究佛罗里达州的毒品市场已有数十年了。“这可能是自从廉价可卡因盛行以来,我所见到的最糟糕的情况。这不是毒品,这是一种真正的毒药。”

  夫拉卡得名于西班牙文口语中描述漂亮诱人女性的单词,它是一种模仿产于非洲的植物阿拉伯茶的人工合成卡西酮。它的成分是2-(吡咯烷-1-基)苯基-1-戊酮(alpha-pyrrolidinovalerophenone),霍尔将其描述为“第二代浴盐”,意思是,它是类苯丙胺兴奋剂先前配方的新版本。

  夫拉卡又称“砾石”,大约在半年前突然大量涌入佛罗里达州南部的非法毒品市场,尤其是在贫困的社区,那里的吸毒者包括无家可归的人,他们被这种毒品每剂5美元的低价所吸引。

  全州的警察部门,特别是那些靠近劳德代尔堡的,都在处理越来越多的吸毒事件,所涉及的吸毒者深信他们被一群狗或人追逐着。

  今年二月,一名50岁的无家可归男子试图将劳德代尔堡警察局的玻璃门踢开,因为他认为人们在追逐他。本月在佛罗里达的墨尔本,一名17岁的女孩全身赤裸、满身带血地跑上街头,尖叫她是撒旦。

  在布劳沃德县,一名男子只穿着运动鞋跑上街头,声称一群德国牧羊犬在追他。另一名吸毒者被尖尖的围栏刺穿。

  “警察部门一直在给我们打电话要求增援,因为他们不想自己单独去逮捕那些服用了合成毒品的人,”美国缉毒局迈阿密分局的女发言人米娅·罗(Mia Ro)说。

  最初,被称为浴盐的产品在加油站就能买到。某些化学物质在欧洲和美国被禁止之后,化学家调整了分子式,造出了夫拉卡。

  联邦政府和大多数州在2010年禁止了五大类合成卡西酮。夫拉卡在美国是非法的,执法部门正与中国官员进行工作,让中国也禁止这种化合物。

  “我们的假设是,最初的想法是通过改变分子设计,让它在技术上不违法,”霍尔说。“看来,他们目前在寻找让分子具有更强效力、更容易上瘾的设计。上瘾就卖得好。”

  但是,霍尔说,法律没能停止毒品的流通。

  布劳沃德县首席法医克雷格·马拉克(Craig Mallak)博士说,毒品制造者添加了一个酮体,既一个影响大脑中更多受体的氧原子。

  马拉克说,该毒品通过阻断传递神经元的再吸收功能,让多巴胺和血清素的大量释放充斥大脑。

  夫拉卡以不同颜色的晶体形式存在,能溶于口中,这种毒品也可当烟吸,可用类似电子香烟的设备“挥发吸入”。过量使用这种毒品的人,体温可超过40.5摄氏度,导致兴奋的神志失常。吸毒者可能感到如此之热,以至于他们也许会脱光自己的衣服。有些人遭受了肾功能衰竭和认知功能障碍的损伤。

  “他们会做出非常疯狂的事情,”马拉克说。“他们中很多人得高热症,中暑而亡。个别人袭击警察,最终被击毙。他们把自己的衣服撕下来,变得疯疯颠颠的。”

首席律师

周向阳律师,成都知名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专业毒品犯罪辩护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法律本科,1995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执业至今,是四川时代经纬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之一,高级合伙人。 周向阳律师 从业以来潜心研究法律和大量法院判例,精通法律,通晓法理,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交际广泛、逻辑思维清晰敏捷、语言表达准确、推...【详细介绍】